首页 金融资讯 当前页

未来美国股市走势是什么样的?

02-06

164

所属类型:金融资讯

未来美国股市走势是什么样的?开年一个月,美股走势可谓跌宕起伏。1月上旬,受全球贸易摩擦缓和、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带来的乐观情绪影响,美股稳步上涨。由于美伊摩擦升级、经济数据不佳以及进一步担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影响,美股大幅回落,并于上周五回吐2020年所有涨幅。

美国股市走势

本周情况有所好转,美股三大指数均呈上涨趋势。不过分析人士认为,上涨的主要原因是此前大幅下跌后的回调,对于后续走势,机构持相对谨慎的态度,认为疫情将带来短期影响,而经济基本面、估值以及大选等因素仍将左右长期趋势。可以预见的是,在“黑天鹅”频飞、不确定性上升的背景下,“波动”或将成为今年美股市场的关键词。

数据不佳、疫情发酵 市场避险情绪上升

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2019年12月消费者支出稳步增长,但收入增加不多,预示今年消费增长温和,再加上企业投资下滑,可能令今年经济成长放缓。2019年12月经通胀因素调整后的消费者支出小幅增长0.1%,11月为增长0.3%。这可能会使消费者支出在一季度进入一个较慢的增长轨道。2019年全年消费者支出增长4.0%,是3年来的最小增幅。此外,去年四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初值2.1%,与三季度持平。2019年全年美国经济增速年率为2.3%,增速将较上一年下降0.6个百分点,连续第2年未能实现特朗普设定的3%增长目标,创近3年来最低纪录。

美国消费者支出表现平平,温和扩张的经济继续创造就业机会,但工资增长缓慢成为隐患,假日销售数据暗示零售增长也不及预期。此前,美联储降息和特朗普税改的财政刺激效果正在逐渐减弱,未来美国经济需要新的增长动力。

与此同时,近期全球公共卫生事件也使得市场担忧情绪回升。追踪市场风险偏好的“恐慌指数”CBOE波动率指数(VIX)上周五升至19.9,逼近20关口,为2019年10月8日以来的最高水平。对此,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表示,这是一个不确定因素,但美国经济能够消化短暂的冲击。他说:“如果这导致假设一到两个季度的增长放缓,那可能不会改变全局。但是我同意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情况。我们将继续保持密切关注。”高盛上周五则表示,由于旅游业和出口下降,疫情可能会拖累美国经济。该机构预计美国经济在第一季度将受到0.4%的打击,但下一季度的经济增长可能会反弹。

大选年政治不确定性 持续影响市场走势

与以往不同的是,美股今年还将面临来自政治不确定性的挑战。2020年正值美国大选年,美国的两党制度与总统任期要求意味着在总统大选时,会出现现任总统是否连任、执政党派是否更换等不同情况。而选举结果的差异,也将对美股产生不同影响。

若现任总统连任竞选失败,或执政党派发生变化,美股会表现较差。高盛亚洲宏观研究联席主管慕天辉(Timothy Moe)表示,如果此次大选飞出“黑天鹅”,民主党大获全胜,可能会给股市带来严重后果,或将出现“重大调整”。如果民主党控制白宫和参众两院,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公司2021年的收益可能下降约12%。

但考虑到目前特朗普在两党内无强力竞争对手,且2020年美国经济衰退概率不大,机构普遍预计特朗普连任成功的可能性较高。就历史数据而言,成功连任下大选年美股温和上涨概率较高。统计1960年以来美股表现,总统大选年美股出现正收益的概率高于非大选年,但大幅上涨的情况不多,标普500指数涨幅多集中在零至20%之间。但大选前一个月,美股表现弱于非大选年同期,同时美元指数多走强。这是由于大选前一个月政治不确定性大幅上升压制市场风险偏好,成为影响美股和美元走势的重要变量。

市场估值较高 有进一步下调空间

去年,虽然美国经济增速下行,但美股估值水平并没有随之收缩。在欧美各央行重返宽松的影响下,去年下半年标普500上行走势再度与各大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同步,标普500滚动市盈率从2019年年初的15.3扩张到2019年年末的20.5。目前,标普500估值仍处于历史高位。而估值高企的原因主要在于全球各央行的低利率政策,只要没有重大变故发生,这一关键因素就可以保证高估值继续存在,乃至进一步膨胀。

不过,市场中也存在乐观的声音,虽然美国股市已经进入超买和估值过高区域引人担忧,但只要货币政策保持宽松,债券收益率保持在相对较低水平,经济数据保持稳健,股市就有望进一步上涨。

而相较于估值较高的美股,全球其他市场似乎更具吸引力。,新兴市场(EM)和欧洲股市的上涨潜力可能超过美国股市,特别是在海外利率较低且国内股市仓位已满的情况下。但萨勃拉曼尼亚认为,鉴于美国和全球政治领袖的保护主义倾向日益增强,那些仍投资美国股市的投资者更倾向于投资金融类股和非必需类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