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资讯 当前页

外汇快评:安倍的的辞职对市场意味着什么?

09-01

109

所属类型:金融资讯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他将辞职,理由是他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这位日本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将结束他的任期。安倍晋三称,在继任者被选出之前,他将继续留任。分析人士认为,安倍晋三的意外辞职不太可能标志着所谓的安倍经济学刺激政策的结束。

外汇交易

  今年65岁的安倍晋三8月17日在东京一家医院待了逾七个小时进行检查。一周后,他再度前往该医院进行更多检查。安倍晋三长期患有一种名为溃疡性结肠炎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此病患者的结肠会发生溃疡。

  安倍晋三称,他的病情在今年夏季出现恶化,医生给他开了新的药物。他表示,治疗正在起效,但考虑到自己的健康问题,他对自己能否做出正确决定没有把握。

  随着投资者对安倍辞职的初步报道做出反应,日本日经225指数收盘下跌1.4%,东证指数收盘下跌0.7%。这一消息得到证实后,所谓的“避风港”日元上涨逾1%,日元兑美元汇率最新报105.4日元。

  安倍经济学

  自2012年以来,安倍一直试图通过一项被称为“安倍经济学”(Abenomics)的政策来重振日本低迷的经济。他周五表示,经济政策成功地促进了就业,结束了20年的通货紧缩。

  现在,尽管安倍下台,分析人士预计日本的经济政策将会继续。

  安倍晋三的离任不太可能引发日本央行政策的改变。原因之一是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是大规模宽松政策的设计者,他不太可能跟随安倍晋三在2023年4月任期届满前辞职。

  瑞银证券驻东京的经济学家Masamichi Adachi表示:“不会对货币政策产生影响。” 他说:“如果确实发生变化,它将使你重新评估日本央行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他强调,该行很可能会保护其独立性。

  瑞穗国际利率策略师Peter McCallum周五表示:“尽管安倍首相宣布结束任期,但安倍经济学框架和(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可能会保持不变。”

  “我们认为日经225指数不会进一步上涨,也不建议在这一消息公布后抛售日本债券,尽管日本政府债券的疲软可能会持续到新首相上任。”

  荷兰国际集团亚太区研究主管Robert Carnell表示,“要把日本从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中拉出来,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显然,现在是艰难时期。但我们要提醒,不要认为这将导致日本央行出台更宽松的政策。”

  分析师表示,新冠疫情的发生,或许是对“三支箭”改革计划的最后致命一击,因为疫情,日本经济陷入了更深的衰退。

  2012年底安倍赢得大选成为首相后,他推出了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大规模货币宽松,财政支出,以及结构性改革--以重振多年陷入低迷和通缩的日本经济。这个战略取得了一些立竿见影的成功。

  日本央行“火箭筒”般的刺激计划提振了企业信心,帮助削弱了日元,使出口商获得额外收益,并流入到薪资及创造新岗位方面。

  企业治理改革为日本吸引了大量海外资金,外资持有日本上市公司股票比率从2012年的28%升至2014年的31.7%,创下纪录最高水平。2019年为29.6%。

  但安倍的辞职,将给身后的接任者留下一大堆未完成的工作。安倍的正常任期在明年9月届满。

  “无论谁接任首相,目前的重点都是从新冠疫情中的复苏和控制感染,”农林中金总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南武志表示,“有人说,安倍经济学产生了有害影响,所以我认为重点将是如何对其进行调整。”

  对安倍和许多日本观察人士来说,最令人失望的是,旨在重塑日本经济、作为第三支箭的改革已被证明难以实现。日本经济因生产率低、人口迅速老龄化和劳动力市场僵化而步履蹒跚。

  “安倍经济学未能给日本创造一个除了依赖外部需求外还能实现更快增长的国内环境,”Asian Century Quest的执行合伙人Brian Kelly说。

  付出代价

  现在,随着新冠疫情令安倍经济学带来的短期成果化为乌有,日本正在付出代价。这些成果包括入境旅游大增,通货再膨胀带动的增长和不断增加的就业机会。

  安倍未能说服企业增加资本支出,这让日本企业拥有了巨大的现金储备,可以作为流动性缓冲,抵御疫情带来的冲击。

  但这一经历可能会让企业有理由继续囤积现金,而不是把钱花在新的商业机会上,这可能会扼杀创新,并拖累日本的潜在增长--而这些正是安倍致力于通过第三支箭来解决的问题。

  “新冠疫情可能让企业高管们相信,现金才是真正的王者,”Tokyo Foundation for Policy Research的高级研究员Hideo Hayakawa说。“我担心的是,企业可能更倾向于存钱,而不是花钱。”

  为遏制病毒而采取的社会疏离政策和其他商业限制可能会削弱潜在增长--由于日本在解除对受到高度保护的医疗和农业行业的管制,以及为解决长期劳动力短缺而接纳更多外国工人方面进展缓慢,日本的潜在增长率已经很低。

  据日本央行估计,去年日本的潜在增长率从安倍经济学实施前的1%左右降至零附近。在1980年代,日本的潜在增长率曾超过4%。

  “结构性改革,即第三支箭,一直是安倍经济学的最大败笔,”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首席英国经济学家Samuel Tombs说,“就连政府去年标志性的移民改革实际上也是小题大作。”